• 今天是:

端午情思

    2013年08月19日13:17   来源:mobile.365-838.com   浏览:次
【字体: 打印本页

     由于片区电路改造,夜里停电,于旧屋的烛影里夜读,忽然发现院子里的石榴花不知何时开了,一朵又一朵,如浮在暗夜里的灯盏。“石榴花一开,端午节就来。”望着枝头上悄然绽放的石榴,忽然就想起了端午。


     端午是屈原的遗腹子,它在民间养大,但屈原却没有见过它。民间比不得锦衣玉食的高高庙堂,只有粗衣布衫和粗茶淡饭。民间的日子粗淡得很卑下,却十分养人,十分绵长,如细水一样。浮浮沉沉中,端午跟着岁月长。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长得倒也茁壮,只是想起它的身世,难免有些让人伤感。好在节日大都笼着一层伤感,并非端午才这样。伤感是节日必备的铺垫,就像婴儿降生前必有一声哇哇啼哭。清明与七夕都是如此,清明的降生经历了死别,七夕的降生经历了生离,可以说是伤感浓重,伸手不见五指啊!


     苦艾,是端午的节徽。端午那天,它会被恭恭敬敬地请到门楣上。苦艾的体内隐含着苦香。香是大众情人,人见人爱。人会品香,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品苦中之香。虫豸大约也会品香,但它们肯定不会品苦香,所以虫豸一见苦艾就退避三舍。楚怀王也会品香,他整日里无所事事围着衣香鬓影转,可他也不会品苦香,他活得跟虫豸一样。不幸的是,屈原先生偏就生就了一副苦香的骨头,他的前世大概就是一株苦艾,来生又长错了地方。那么,作为一株苦艾,屈原到底该长在哪里呢?


     烛影下,我长时间地向历史的深处打量,想找几处可以让他见缝插针聊以立足的地方。或许,他就该插在民间的门楣上,门楣上的苦艾就是他的转世啊!一株苦艾,包容着一颗苦心,大家就是体味苦心的人。一代又一代,苦艾总是一如从前地苦,苦艾的心里究竟盛着多少民生疾苦啊!


     单有苦艾的端午是残缺不全的,就像一面破镜。苦艾加上粽子,就算得上破镜重圆了。粽子可饱口腹,留香齿颊;苦艾可慰遐思,流芳百世。所以,粽子与苦艾,一个是物质另一个就是精神,一个是肉体另一个就是灵魂。


     时至今日,我仍记得小时候跟着母亲去野外采苦艾的情景:天边,悬垂的落日盈盈如珠,眼看就要落下来。我站在野地里,看母亲在斜阳余晖中弯下腰身,以先秦的手势采下一束束现时的苦艾……今夜,我不由在臆想中伸出手去,手势还是先秦的手势。漫地的野草幻化在眼前,我臆想中的手却在虚空里尴尬地举着,无法落下,因为就在它将要落下的刹那,我突然发觉自己早已忘了苦艾的模样……

推荐给好友 内容纠错
bet36365真正的官网贵州博虹科技有限企业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97号

备案号:黔ICP备15013236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