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烤豆腐的别样江湖

    2014年11月18日15:31   来源:mobile.365-838.com   浏览:次
【字体: 打印本页

  请原谅我必须用一个俗套的句子对手撕豆腐一夜之间侵占贵阳城的现象进行阐述:如雨后春笋般。这种来自毕节大方地区的食物,仅靠一笼炭火,一份麻辣的蘸料,就征服了众多食客。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豆腐本身美好的特性。


     有风的地方,就有手撕豆腐的香味陪着你。


     大方自古就是一个盛产豆腐的地方。在手撕豆腐流行之前,大方的臭豆腐一度也曾在贵阳盛行。对于食客们来说,大方这两个字已经成为豆腐类制品标准的代名词。但凡卖豆腐的,基本上跟大方扯上点千万缕的关系,都能有个好生意。


     手撕豆腐坚韧,臭豆腐柔软。上等的臭豆腐呈半固体状。如果气温稍高,甚至无法轻易地用筷子将其夹起。入口即化是臭豆腐的最大特点。放在炭火上烤,臭味自然远扬。


     插播笑话一则,我的那个用生命吃糯米饭的好室友曾经在某臭豆腐店的店堂里对老板娘嚷道:哎哟,老板娘,你家的这个豆腐好臭啊,比屎还臭。老板娘翻了一个白眼:你吃过屎啊?噎得好室友差点没背过气去。
   

  在臭豆腐之前,江湖曾经是一种体积娇小的小方块豆腐的天下。这种小豆腐通常分布于游泳池、河岸边、学校旁、菜场口。因为流通性强,仅需一个盆火一个竹篮一根扁担一个人,就能担起一方生意。又因体积小,单价低,吃完算账,经常可见上百的数量。通常为家族产业,表姑表叔表哥表姐,全家都是卖小豆腐的。
  

    近些年,距市中心近30公里的东风镇,以经营小豆腐而闻名。凌晨两点,依然可见载满食客的汽车从市中心驶来,只为一品小豆腐的绝代芳华。
   

  名噪一时的青岩豆腐或许会有种很强烈的失落感,如今只有些偏执的食客在一些小巷口的固定摊点寻到它的踪迹。而青岩豆腐的衰落与它的个性不无关联,就连出售青岩豆腐的老板娘也固执地遵守着古老的配方,不管食客自身能否承受,蘸水一律调至猛辣。失去辣椒的烈度,青岩豆腐称不上青岩豆腐。一顿青岩豆腐吃下来,胃有可能痛上三天。这样的折磨,不是每个食客都甘于忍受。
   

  在烤豆腐界,唯有传奇的豆腐果,一直笑傲江湖。我也不明白这种自小吃到大的路边小吃,一夜之间为何多了个浪漫而又矫情的前缀。难道不恋爱的人就不能吃豆腐果了吗?
   

   无论被称为恋爱豆腐果或是豆腐果,它都是我记忆中最美味的豆制品。幼时,我曾站在豆腐果摊前对着蘸水中最为重要的调料--折耳根暗暗发誓,等长大后有了钱,我就成双成对买豆腐果,吃一个,扔一个。
   

   而最为令人倾心的,便是豆腐在铁板上被烤至吐泡泡之时,铲入碗内,切开,加入蘸水。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流口水的动作?

                                          (娄 歆)

 

推荐给好友 内容纠错
bet36365真正的官网贵州博虹科技有限企业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97号

备案号:黔ICP备15013236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